如今

2018-09-07 01:08

也许上述真实判例较为鲜见,但它向社会传递了如下信息:其一,那个县的政府和民间都认定学生辍学责任在家长,家长必须受处罚;其二,义务教育重要性在那儿深入人心,成为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;其三,义务教育在那儿已不是经费保障难题,进化为确保每个适龄孩子都须接受义务教育之责任伦理问题;其四,义务教育是渐进的历史进程,地方政府和民间社会对此认识及重视程度与当地财政保障能力有关,当财政投入已无后顾之忧时,地方才会把确保适龄孩子不辍学置于如此当真的地步。

这3名获刑家长的孩子均属九年制义务教育对象,却长期辍学游荡于社会,学校和乡政府多次上门做工作责令家长把孩子送回学校就读而未果,乡政府遂将3名家长诉至法院,要求依法追究3名家长未尽监护人义务之刑事责任。

先讲个在今天的许多读者看来觉得不可理喻的判例:1996年4月初,在《义务教育法》颁行10周年之机,我全程采访了一个特殊案件的审理全过程,浙江某县法院对3名学生家长分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半年至一年,缓期执行一年至两年。

被舆论所逼,教育部本周三不得不出来说话,强调眼下推行“普十二”不符目前国力。教育部之立场我非常认同,因为常识和多次采访农村基础教育现状之见闻告诉我,目前的突出问题是巩固“普九”成果,此时“普十二”不但国力不济,还有些“瞎折腾”。当然,上世纪末,我就对浙江部分地区“自费”推进“普十二”做过深入采访,教育部也对浙江“普十二”之探索予以充分肯定。但这并不说明“普十二”可在全国普遍推行,只说明财力允许的地区早在先行先试,积少成多,积“点”成“片”,最终经几十年之努力在全国范围初步实现“普十二”。

放到依法治国深入人心的今天,这个案子要立案都很难,《义务教育法》虽对违反该法的刑事处罚设有原则规定(该法第六十条:违反本法规定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),但并未明确孩子辍学家长不闻不问要吃官司,更没说这样做的家长已构成犯罪。还有,翻遍整部《刑法》,也找不到放任孩子辍学家长该当何罪?但法院就这么判了,而且经我事后追踪报道,3名家长没有上诉,服了缓刑,并把辍学孩子重新送回学校就读。

如今,国内已基本实现“普九”,但登录教育部网站可以查到,全国仍有27个西部县未完成“双基”(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、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)目标。这说明,未来一个时期,国家基础教育财政投入只能重点确保“普九”成果巩固并提高总体教学水准。但有些学者、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却脱离国情,好高鹜远,借国家就“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”征求意见之际,集中炒作“普十二”话题。有的主张下延至幼教,有的力主上延至高中。更有新闻评论盲目叫唤“十二年义务教育我们真的不缺钱”。

放在今天,该判决或许会招致网络板砖劈头盖脸的质疑,但在当年,在那个县,舆论几乎一边倒支持法院判决,认为抓九年制义务教育就该动真格!